September 10, 2015

史詩與虛構的碰撞 - 芬蘭電影 JADESOTURI (玉戰士) 觀後感

話先說在前面:我完全是衝著芬蘭神話史詩《Kalevala》、張靜初、服裝設計、張靜初、中芬神話交織、還有張靜初去看這部電影的。

Jadesoturi
(俠侶什麼的完全是誤會)
實際上,芬蘭人和亞洲文化的淵源比你我想像中都還要接近——芬蘭雖然在地理上靠近北歐,但卻不完全屬於北歐文化圈。芬蘭語是屬於烏戈爾語系的,比起印歐語言其實和韓語之類的阿爾泰語系更為接近。芬蘭人常常被認為是和蒙古人種有淵源的“不是白人的白人”,雖然這種說法早已被現代基因檢測所否定,但是這種迷思卻根深蒂固的流傳到今天。在芬蘭神話中出現的可以帶來富裕和幸福的法寶 Sampo (沒人知道它是什麼樣子,不過比較流行的說法是一種圓形或八角形的石磨,或支撐天空的柱子),在詞源上也被認為和藏語有關聯。

洋人的武俠劇
其實看這部電影時有點被雷到了。看見四五個穿著厚毛衣在雪地裡烤火的(古代)芬蘭人突然被一個路過的傢伙二話不說(雖然芬蘭人也聽不懂華語)就用中國功夫打得掛在樹上,又或者兩個白人(其中一個還穿西裝)邊說著芬蘭話邊用三腳貓的中國功夫打得不亦樂乎,實在感覺很搞笑啊。

失之交臂的神話
另外,雖然我很期待可以看見中芬神話交織所產生出來的火花,但是整部作品裡除了佛教的輪迴轉世和涅磐觀念以外,並沒有任何中國神話的元素(硬要說的話,中國人配玉擋災的傳統也算吧,雖然玉在這部電影裡的作用和剛好擋下子彈的懷錶或筆記本也差不多)。芬蘭神話中的 Yhdeksän sairautta (九疾, 英譯 Nine diseases,盲眼死神 Loviatar 的九個兒子,被認為是一切疾病災厄的根源)明明就和后/大羿射日的傳說契合度非常高的說,甚至嫦娥奔月的故事也可以和《Kalevala》中主要人物老是萬年打光棍的詛咒(?)串聯起來。反觀電影中用華語把芬蘭神話的九疾用直譯念出名字來的那段情節,只讓人感覺到生搬硬套,好歹用下單字名詞啊。

話說回來,電影中“前世”劇情是發生在“比已知最早的中國朝代還要早”的時代。中國最早的朝代是商朝,再往上推算就是半傳說性質的夏朝。夏朝時期連佛祖釋迦摩尼都還沒生下來,真不懂主角的跟班是去哪裡找人剃度當和尚的。

不過既然是神話傳說,歷史什麼的就算了吧。

當然這部電影也不是完全沒有可取之處的。本作並沒有將《Kalevala》的故事直接改編演繹出來,只是輕輕一筆帶過,但是我覺得卻將整部史詩的主題(包括主角的萬年光棍病,不過好歹有個大魔王基情四射的追隨了他幾千年,還說了一堆兩人命中注定不可分離之類的鬼話)很好的表達出來。主角 Kai 被人捅了一刀然後說個寓言故事就恢復正常之類的,也許好些人都會看得一頭霧水,不過對芬蘭神話稍有認識的人馬上就可以意識到這就是他們古時候的咒歌。對於不熟悉《Kalevala》的人來說,這部電影說不定是一部不錯的入門作品。


武器和樂器
Jade Warrior Kantele
(鐵掃帚對 Kantele)
雖然我也吐槽了本作的三腳貓中國功夫,不過以完全沒有武術根底外國人的水準而言,這武打戲也打得算是相當不錯了(劇中幾個芬蘭演員努力擠出來的華語也還過得去)。主角拿著芬蘭古箏 Kantele 打架感覺亂帥一把的(少了 Kantele 就不是芬蘭神話了),張靜初拿的那個不知道是鐵扇還是鐵掃帚的東西也讓我覺得“沒想到天蓬鏟也可以耍得這麼帥!”。

漢服和 Gákti
張靜初 玉戰士

張靜初很贊。這不光是因為她人長得美或演技好之類的,我只是莫名其妙的認為她很適合芬蘭的雪地、很理所當然的應該出演這部電影。當然這和 Anna-Maria Vilppunen 所設計的服裝不無關係。雖然是不存在於兩國歷史中的架空服裝,但要說真正融合了中國和芬蘭元素的東西,就是本作的服飾了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 SPAM, NO JU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