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08, 2013

角落的童話 - 海之少女(上)

 寫給妳們,寫給我重要的朋友們。不知不覺被我遺忘的承諾,現在我要一一履行。 ——題記

KAGAYA Everlasting Song
(被我遺忘了好久好久,KAGAYA 的美的意境)


一、 風之精靈
“……於是,深愛著王子而無法刺下匕首的小美人魚,在臨晨的第一線曙光中投入了大海,化為泡沫。不過她並沒有就這樣化為虛無,而是成為了美麗的風之精靈。”

吟遊詩人坐在一艘大漁船上說著故事,一群勞碌了整天正在歇息的漁夫們圍著他而坐,正憋著呼吸等他將故事說完。一旁,一位小女孩學著船上的老廚師為捕來的魚去鱗。

“傳說中,風之精靈在空中會漸漸的往上升,三百年後她們就可以抵達天國。每當她們看見乖巧懂事的孩子時,風之精靈會在天上快樂歡笑,三百年的等待也可以縮短一年;然而若她們看見頑皮搗蛋的孩子,風之精靈也會在空中悄悄哭泣,每一滴眼淚將延長她們一天的試煉。”

船頭揚起了風,小女孩望向天空。


二、她和她
她是王子身邊的寵兒,而她是她的侍女。

不過她好喜歡她,好喜歡這位不能說話的少女。

少女總是一個人靜靜的坐著,平時連房門也不出,就連用膳都要讓她送來。每當她將餐點送去時,少女總會微笑著要她坐下,一起享用餐點。

少女是全國最好的舞者。每當皇宮舉辦宴會,王子總會在宴會的高潮時讓她獻舞一曲。少女阿娜多姿的舞蹈總能讓全場宴客沉醉。大家都對少女的舞​​姿贊不絕口,除了她。

只有她,在為少女清洗沾滿了鮮血的舞鞋時,心如刀割。

少女無法說話,但是她水靈的眼睛卻好像能說話。從少女熾熱的眼神裡,她看得出她深深的愛著英俊瀟灑的王子。

但是王子即將要和鄰國的公主結婚了。

少女的眼神一天天的黯淡,一點點的絕望。她想盡辦法想要逗少女開心,但是少女用膳時分給她的食物卻越來越多。


三、無聲的歌
王子結婚的那一夜,皇宮舉行了盛大的宴會。少女依舊不發一言,只是專注的,面帶微笑的將她的舞跳完。

她從遠處注視著少女的眼睛。少女的眼睛依然雪亮,但卻沒有了淚花,沒有了哀傷。
只剩下淡淡的,淡淡的,心死。

臨晨,擔心少女的她來到少女的寢室,卻發現少女站在陽台眺望著夜中的海洋。她不想驚動那位少女,只從寢室靜靜的望著她。

少女的嘴唇溫柔的開合,像是對夜空呼喊;像是對大海歌唱。如果少女能夠說話,這必定是人間最美麗的歌聲。

但她只能聽見一陣陣的浪濤聲。平時寧靜的浪濤聲,此刻卻帶著惡意般的,撕裂著她,也撕裂著她。

少女唱完了無聲的歌,回過頭來對著她輕輕微笑,然後一躍投入了海中。

(待續)

September 01, 2013

論新派和狼派 —— 武俠小說《武道狂之詩》讀後感

父親年少時是個重度的武俠小說迷,因此家裡藏有許多武俠小說的舊書,從傳世巨著到幾毛錢一本的地攤貨都有。拖他的福,我的少年時期也在是武俠小說的陪伴下度過(我在年少時期是個來者不拒的亂讀家)。

奈何我的少年時期是九十年代末,所謂的“新派”武俠小說在當時也有四十多年曆史,可以說已經到了風燭殘年之際。新派武俠四大家,梁羽生金庸早已封筆;古龍也已仙逝;就只剩下一個溫瑞安還活躍到今天。後起之輩蕭逸、柳殘陽、臥龍生難以望頂其背,頂多算個二流。有道“金庸之後無武俠”,金庸的作品固然成為了武俠小說的神話,但是也成為了整個武俠小說界的Genre Killer。

直到我發現了狼派。直到我發現了《武道狂之詩》。

小說卷一 《風從虎,雲從龍》
武道狂之詩

出版:天行者出版社(台)
代理: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中)
          蓋亞文化(台)

作者:喬靖夫
來自香港的多才創作家,也曾用過“雷義”這個筆名。小說、專欄、填詞、編劇、遊戲製作、節目主持無一不包的強者。練過空手道及菲利賓的卡利艾斯奎瑪棍術,因此描寫武打戰鬥的場面可以說是駕輕就熟。除了這本武俠小說以外,也著有《殺禪》、《吸血鬼獵人日誌》、《香港關機》等作品。

封面/內頁插畫:
(港版)門小雷
(中版)雨谷
(台版)阿寬 HIROSHI LEE



三個版本的《武道狂之詩》的封面可說是各有所長,但是我買的是台版,因此就說說 HIROSHI 的版本。HIROSHI 的作品多為水墨畫風格,他為《武道狂之詩》所繪製的插圖即有水墨風格的豪邁奔放,又有現代漫畫的細膩精緻,非常完美的襯托出了《武道狂之詩》的那種狂氣霸氣。

卷數:13卷(未完)

書籍簡介/讀後感
喬靖夫在小說第一卷後記有提到,他是站在“武俠傳統”這個偉大巨人的肩頭上寫小說。然而這位站在巨人肩頭的後進作家野心可並不小不小,來勢洶洶的要重整武林歪風邪氣。

讓我說的話,常見的武俠小說歪風有三:一是世界觀模糊,朝代與背景混亂不堪。許多武林門派就好像憑空崩出來似的,一群武林人士不耕不犁不漁不商,卻還能餐餐魚肉頓頓酒菜,還有閒情逸致去專研武功;二是對武術過度神話,踏水無痕傳音入密任督二脈等,簡直胡說八道(這個真的是流毒甚廣,讓許多中外群眾對古代中國有著錯誤的刻板印象);三是人物做事扭扭捏捏,毫無性格可言(首先就想到了臥龍生)。在武俠小說開始走下坡路之後,許多寫手為了刺激銷量,常常胡亂加入巫山雲雨的那檔子事,所以嚴格說來是四大歪風。

《武道狂之詩》一反模糊的世界觀,小說的背景明確設定在明代,邊境有倭寇作亂;遠在東南亞的葡萄牙人也攻占了馬六甲。除了朝代以外,本作也對一般武俠小說從來不曾提及的武林門派的構成組織、資金來源、以及和朝廷的關係等,都下了很多功夫去合理解說、描繪。《武道狂之詩》也是少數將“江湖”和“武林”明確區分開來的作品。柳殘陽那種刀口舐血的鐵血好漢,頂多只能算是“江湖”之流,和“武林”人士相比,簡直就像是賤民見著了貴族一般,境界立分。小說第一卷的五里亭之戰,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鬼刀陳,遇上了一個青城派連正式弟子都不算的毛頭小伙子,居然一招不過就差點被刺了個透心涼,江湖人和武林人之間的武術鴻溝就很好的表現了出來。

《武道狂之詩》二反虛浮不實的武學,小說中所有的武術都是源於現實,再加上作者自己的想像和創新。小說中找不到飛牆走壁的 Wire fu;也沒有深山隱居不見外客的暮年高手;更沒有什麼武林爭奪的歸元秘籍。在《武道狂之詩》的世界裡,武術沒有什麼仙風道骨、哲學佛禪。武術就只是純粹的,利用肌肉力量速度和寒鐵利刃的,系統化的殺人方法。追求武學長進只有兩個途徑:不斷的鍛煉再鍛煉,以及從生死一瞬的實戰中存活下來!

此外,本作也不推廣那種我大中華武學正統,其他蠻夷的武術都是渣的夜郎自大想法。小說主角之一荊裂就所學甚杂,從古流泰拳到馬來武術到東瀛刀法都有涉獵,而且還拿了個船槳 cos 起了宮本武藏(作者篤愛日本的劍豪漫畫,如《劍豪生死鬥》、《無限之住人》,因此小說風格頗受日本漫畫的影響,筆下角色也是像日本的浪客劍豪般,不斷尋找更強的敵人,測試自己的實力。)。

《武道狂之詩》三反性格平板蒼白,做事扭捏的所謂“俠客”。小說遞除了很多武俠小說中不必要的風花雪月,去蕪存清。狼派武俠就只有純粹的“武”,最求更強,追求最強;以及純粹的“俠”,路見不平,把刀相助。因為純粹,《武道狂之詩》比許多其他作品更加的豪,更加的狂,更加的熱血。《武道狂之詩》作為一本以武打為主的作品,角色的性格和對白比較簡單,但性格鮮明,目的明確,也更接近中國歷史上真正的豪俠。

相關:
作者個人部落格:喬靖夫.公式讀本
漫畫版部落格 《武道狂之詩》漫畫筆記
《武道狂之詩》漫畫版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