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4, 2014

今年新年我做的事第二篇 - 英雄傳說: 碧之軌跡通關有感

不知不覺,在農曆新年玩《英雄傳說:空之軌跡》系列的 RPG 遊戲也變成我家的傳統了。這個系列遊戲一直都是我和我哥兩人一起玩的,現在我們各奔東西,一般上也只能在新年見面,所以2013年遊戲發售後也只是買了就壓著不玩,一直等到下個新年。

也可以算是我和老哥所珍視的休閒時光吧(空之軌跡和零之軌跡都有兄弟情誼的劇情,莫非是很適合兄弟倆一起玩的遊戲?)。

碧之軌跡
剛好是情人節兼元宵節,應應景~

本作的劇情上直接承接前作《零之軌跡》。在2012年玩《零之軌跡》時,我對這部作品的評語大約可以歸納為“不令前作蒙羞的佳作”。當時的我絕對無法料到續作《碧之軌跡》居然可以達到如此高度。個人認為《零》、《碧》不僅不輸給《空之軌跡》,甚至有超越前作之勢。

《空之軌跡》系列是那種人民英雄游擊士對抗邪惡組織和驚世陰謀的劇情,典型“正義戰勝邪惡”的日式 RPG 王道劇情。與之相比,《零》、《碧》兩作那種在政治和諜報、以及黑幫罪案和政府腐敗的劇情可能會讓一些年輕玩家感到無法適應,但卻非常對我胃口。

《碧之軌跡》一開始實際上是為《零之軌跡》收尾兼讓玩家找回前作的感覺,但我對本作的評價也是從第一章就開始不斷提升。一個好的故事,一個真實的故事,必定不是邪惡的最終 Boss 被打倒後就皆大歡喜 Happily ever after 了。破壞需要時間重建;傷口需要時間癒合,戰後的重建工作,也許才是最考驗所謂“英雄”的能力的時候。

碧之軌跡
雖然在碧之軌跡加入了新成員,但我始終還是最喜歡特別任務支援科的原成員啊。

“邪惡”會一直存在,當一股邪惡勢力被打倒後,最自然的情況就是有新的邪惡勢力取而代之。突然出現的權力真空導致其他的邪惡勢力爭權奪位,反而可能令治安更加惡化。這樣的事情在現實世界中已經屢見不鮮,隨便翻翻墨西哥毒梟的新聞都可以看到,但是以這種形式出現在遊戲的劇情中,卻也帶給我意料之外的驚喜。

第二章開始了各國之間的政治鬥爭和矛盾逐漸激化,並且隨著克洛斯貝爾強硬宣布獨立而引發了接下來一連串的事件。《碧之軌跡》的真正主線劇情是埋藏在“大國之間的政治鬥爭”這個框架下,關於主角兄長被殺的懸案以及“零之至寶”的陰謀。這兩個情節雖然關係千絲萬縷,但又彼此獨立。老實說我不認為這樣子中途轉移劇情中心是最好的安排,但毫無疑問卻是很合理的。《零》、《碧》兩作的主角一路過關斬將,連掌控因果的神級存在“碧之虛神”都戰勝了,最終拯救了世界,可說是非常日式的劇情。然而克洛斯貝爾受到大國侵略,主角幾個年輕人再怎麼能幹也不可能力挽狂瀾。這種“世界並沒有繞著主角轉”的劇情在西方作品中比較普遍,也是我給予《碧之軌跡》高評價的原因。

碧之軌跡
不過遊戲結束兩年後還是成功光復克洛斯貝爾了~

要說本作有什麼不足的地方的話,也就只有串聯整個陰謀的幕後元兇——伊安律師了。雖然把最終 Boss 隱藏在路人甲之中也算是 Falcom 的老傳統了,但比起前作的懷斯曼和約西亞姆醫生,這回的伊安律師是讓我感到些許突兀。伊安律師不論是動機,還是最後的悔悟,都不夠說服力啊。

不過看到伊安律師一副 George R.R. Martin 的長相,突然又覺得什麼都解釋得通了(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