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5, 2012

权力游戏 Game of Thrones 观后感

我在开始看这一部电视剧之前就已经对 George R. R. Martin 的奇幻巨著《冰与火之歌》(也就是这个电视剧的原著小说)素有耳闻。被拿来与奇幻小说的元祖《魔戒三部曲》相提并论的作品实在是非同小可,然而我也得知《冰与火之歌》着重于权力争夺和阴谋诡计,这些我的单细胞脑袋很难吸收的东西,导致了我对这部作品虽然有爱却一直不敢去碰。

然而假期真是个好东西啊,让我有空闲可以把这部无比精彩的电视剧补完。


说到这部《权力游戏》,就得先从本作的世界观说起。很多没有接触过原著的观众可能一开始会对本作的标语 “Winter is coming” 感到不知所然,实际上“冬天” 这个主题在本作中一直都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义。《权力游戏》的主要舞台, Westeros 是一个季节交替缓慢而不稳定的大陆,一个夏季或冬天可以长达数年之久。伴随着寒冬而来的,自然是饥荒(冬天无法耕作)、死亡、长夜以及隐藏在北方的,未知的恐怖。于是乎,说到冬天自然人人自危,“冬季将临”也被视为即将来临的灾难、危机。

本作没有一条明确的主线,也没有所谓的主角,而是以多线剧情同时进行。截至第二季完结为止,主要的剧情线可以大致分为王国首都 King's Landing 所发生的阴谋内斗;为了争夺王位而群雄并起的内战;守护北方长城不受蛮族入侵的守夜人;以及流亡在外的前王遗孤 Daenerys Targaryen 的故事。剧情线会随着视点角色的死亡而终结,也会因为新角色的登场而增加。

由于两个剧情线的人物可能相隔十万八千里,因此电视剧把渡鸦传书或是间谍眼线等情报传递手段都处理得非常严谨。剧中人物因为远在天边的另一个角色的行动而受到影响,再根据各自的性格和能力作出对策,正是观赏这部电视剧的乐趣之一。

虽然《权力游戏》是个奇幻故事,但却没有法师拿着法杖噼里啪啦的到处甩火球,也没有传说勇者拿着削铁如泥的上古神剑与魔王大战三百回合。《权力游戏》里面的魔法黑暗、危险而神秘;再高贵的战士也会因为被小人坑害而血溅五步。本作更着重的,是对于人心的刻画、王公贵族之间的争权夺利、以及无辜平民毫无尊严的悲惨生活。

 (deviantART 绘师Teilku想象中的侏儒 Tyrion Lannister,和电视剧中的样貌稍有不同)

说到人心的刻画, George R.R. Martin 可真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作者刻意将人物的善恶,和他们外貌美丑、智慧谋略以及做事对错都独立开来,角色们也会因为近朱者赤而渐渐的变好或变坏。所谓的“好人”也会为了保护家人而做出不怎么光采的勾当,或是为了爱情而背信弃义;而坏事做尽的“坏人”却也是真心爱着他们的家人。当是非善恶的界限变得模糊时,观众就不能够光追随“善良”、“尊严”、“荣誉”等传统价值观上的好人角色,而是追随拥有在乱世安身的谋略的人了。我在《权力游戏》中最喜欢的角色就是个其貌不扬的侏儒 Tyrion Lannister ,反之善良纯洁的 Sansa Stark 却让我恨不得找根木棒狠狠的敲她的 头——因为她太愚蠢了。

中世纪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浩瀚山河以及宁静村庄的浪漫,只有在污秽中像猪一般打滚然后被践踏死去的悲惨人们。然而正是这种血淋淋的真实,才是我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奇幻世界。
  
顺带一提,在九月二十三日刚刚举行的 Emmy Awards 里,《权力游戏》就扫了六个奖项。如果这篇文章不足以说服读者去尝试这一部佳作的话,就让赢得六个奖项的实力来说话吧。

相关网站:
HBO的电视剧官方网站(英): 链接
作者的部落格(英):Not A Blog

September 05, 2012

夺命游戏The Game


我一向不看电视,尤其是本地电视。然而这部ntv7拍摄并于八月三十日上映的所谓“真人实境秀”实在是相当的有话题性,所以也就看了。

说是实境秀,其实这部《夺命游戏》和 The Mole 这类“找出真凶”的悬疑实境秀又有所不同。除了生还者没有奖金这些显而易见的差别以外,《夺命游戏》是聘请演员而不是招募参赛者,而演员和参赛者的差别就在于他们在剧中的家世背景和人际关系是虚构——演出来的。我认为夺命游戏或许更接近 LARP 一类的真人 RPG 游戏吧。

作为一部无预设对白和无剧本的作品,整个节目基本上就是在看演员歇斯底里的互相大吼大哭。虽然听起来烦死人了,但是这确实是一般人在极端压力的正常反应。在没有事先排练,没有预设对白的情况下还能够将对话(相对)流畅的演出,这点令人赞赏。

然而这也是这个《夺命游戏》作为一部悬疑推理剧的缺点所在。一大群人全部慌了像无头苍蝇一样乱了手脚,就没有人能够推理——不,应该是观察凶手留下的蛛丝马迹。

当然一部一小时就要死五六个人的戏实在无法塞下太多线索,再加上无剧本,结果就产生了不少剧情漏洞。尤其到最后揭露是几个受害者的亲友想要帮助主角乐乐恢复记忆而重演整个凶杀事件时,原本不那么明显的漏洞就开始浮现出来了:本身就是不确定因素的乐乐为什么会预备窃听器;大哥跑去装死究竟有什么目的和用途;迷药和电灯熄火是谁搞的;大家姐在乐乐被迷昏后为什么也要继续演戏;死者身边“凶手”留下的鬼号码到底想要揭露什么......以“这是大家的预谋演出”确实可以解释不少东西,但是却导致了整个事件和当年那个真凶的手法、动机完全脱节了。

换句话说,《夺命游戏》里面的凶杀案所遗下的所有线索都只是误导观众在歧路上打转的幌子,不管是柯南还是金田一都无法从这些假线索摸到当年的真凶阿元。这样光有氛围却无动机无手法无真相的戏剧已经失去了“悬疑”的意义,直接弄成 Friday the 13th 或是 The Blair Witch Project 这样的超自然 Slasher Movie 搞不好还能弄得更加成功呢。

无论如何,虽然我可以归咎于导演编写悬疑推理的经验不足,但《夺命游戏》说穿了也只是实验性质的作品。若能将这次的经验好好利用,以后肯定能拍出更好的作品的。


相关链接
夺命游戏 The Game (官方 Facebook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