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 2016

參加 《騎射義工體驗營》有感

一向都對武術以及射藝極有興趣,奈何我這個人一來懶二來忙,基本沒什麼機會親自接觸。後來透過馬來西亞漢服運動得知馬來同胞在傳統射藝上著有成就時,老實說我真是挺訝異的,原來世界級高手居然就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也興起了想要和他們交流的想法。

也因此今年六月得知漢服運動主辦騎射義工體驗營之後,我想也不想就報名參加了。

一百令吉的報名費
營會的報名費用是一百令吉,考慮到這是在馬來西亞絕無僅有的活動,完全是物超所值。話雖如此,因為我還要事先準備漢服的關係(本身並非漢服運動的成員),投入的資金比想像中高得多(而且花了幾百塊淘寶到的東西最後來不及寄來,實際上也只是穿了一件短豎去參加罷了)。若加上乘搭 Uber、德士和巴士的費用,前後我大約花了五百令吉吧。

(再加上營會前夜救貓事件所花費的五百令吉,這個月真的是荷包溢血......)


和馬來同胞的聯誼
營會在森美蘭州的 Ladang Alam Warisan 進行。 Ladang Alam Warisan 是一座坐落於森林中的騎射場兼農莊,遠離塵世。靠近大自然的同時各種蟲子也很多。莊主建立這座騎射場的目的是要復興馬來傳統文化,和漢服運動的宗旨可說是不謀而合。營會實際上就是去騎射場當義工,幫忙收拾整理,而莊主也會教我們一些騎射的技巧和基本。

在我們過去的當天,莊主恰好也舉行了開齋宴客。我們作為義工的同時也變成半個地主協助招待客人。雖然營會的隊長志發事先有提起華人和馬來人的價值觀大不相同,但這些異同要真正接觸後才能有所體會。基本上,華人規矩而馬來人隨和;華人腼腆而馬來人好客;華人急躁而馬來人悠閒。實際上,為了配合地主他們那種隨和的性格,本次營會基本沒有什麼事件和節目表,讓我覺得非常新鮮(實際上根據我以往參加營會的經驗,即使編排了時間表也沒幾個人能遵守的,多此一舉而已)。

君子六藝 — 射藝
『射者,仁者之道也。』
《禮記》
放箭瞬間。我在騎射營拜託其他營員為我拍了許多照片,希望可以矯正我張弓的錯誤姿勢,不過到最後也沒能完全矯正過來。
說起騎射營,當然少不了射箭。我一直都對傳統弓箭有濃厚的興趣,特別是明清弓箭(雖然說漢服運動當然不會有清弓...)。雖然我對中國古代的射術教典稍有涉獵,但這還是我第一次親自上靶場開弓射箭。

古人把射箭視為修身養性的仁者之道,親自試射後想想果然很有道理。在靶場上射箭,就是射不中也不能怪弓怪箭怪靶子,只能反省自己的不足,所謂“反求諸己”,然也。

不過我這個粗人完全就只是顧著射箭罷了。

弓馬騎射
『男兒當提劍汗馬以取公侯。』
 —《周書》
農莊養的三匹馬叫風、雲、月。莊主雖然是馬來人,但是卻是《風雲》的愛好者。
騎馬並不屬於中國古代的六藝,然而騎著馬沙場奔馳可是男子漢的夢想!這次營會由於時間和天氣限制的關係沒有真正的體驗騎馬和騎射,讓我稍微感到遺憾。雖然如此,我倒是明白了馬可不是聽一兩次課就能夠懂得怎樣騎的。騎射營的騎馬課程是從基本中的基本——照顧馬、和馬匹搞好關係、無鞍上馬等開始學起。雖然樸實無華,但比起那種找一個導遊牽著馬的遊客觀光還是強多了。

農莊養的馬應該有阿拉伯馬的血統,雖然比我印像中的阿拉伯馬稍矮,但仍然是偏高壯的馬種。印像中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親近馬匹,當時只覺得馬真是一種強大的生物,整個身體都充滿了力量,不過頭皮屑(?)也超多。牽著馬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的和馬說話,而它似乎也真明白我在說什麼。

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夠真正的騎馬馳射。

全體營員大合照。
兩天一夜騎射營,獲益良多,也認識了不少漢服運動的新朋友。在傳統弓箭上我算是稍微滿足了,接下來該把目標放在苗刀、南棍和中國劍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