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6, 2014

《異塵餘生》通關後感

《異塵餘生2》通關之後又過了許多年,如今玩起了前作,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異塵餘生》,整個異塵餘生系列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一個傳說的創始者。雖然說是有點年紀了的老遊戲(1997年推出),但是趣味性絕對不輸給現在最新銳的 RPG 遊戲。

其實和續作 《異塵餘生2》 比較起來,可以看出製作團隊在很多方面都還沒有那麼純熟(畢竟是第一部作品),比如說設計城鎮時沒有考慮到要加入墓地,以及交給夥伴的物品沒辦法討回來,非得用偷的不可。自由度高的遊戲通常 Bug 也不少,不過多虧了非官方的 FIXT 補丁修正了許多有的沒的缺陷,玩起來暢快不少。

話雖如此,初代《異塵餘生》比起第二代,在人物和劇情上要更加緊湊(以沙盒式遊戲的標準而言......)。雖然夥伴的選擇比較少,但是卻性格鮮明;有獨特頭像和語音的角色也更多,不像《異塵餘生2》那樣把好幾個不同角色用頭盔一罩就那樣交代過去了。

從遊戲性來看,《異塵餘生》作為西方和開放式世界 RPG 的先驅作品,可說是最早同時擁有“戰鬥、隱蔽、外交”  這 RPG 三大鐵板玩法的遊戲。我可以穿堅甲拿大砲一路腥風血雨的神擋殺神; 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摸進敵營引爆核彈; 又可以用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壞人打消念頭或悔恨自殺。在解決任務或通關的自由度上,《異塵餘生》確實在是比第二代要好上太多了。

July 07, 2014

空中殺手 The Sky Crawlers

  

雖然對這部作品的世界觀和設定略有認識,但我一直以“空戰片”的態度來看待《空中殺手》這部作品的。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部作品居然如此的......朋克,不過事後再看執導者居然就是押井守,就一點也不覺得意外了。

整部動畫給我的感覺就是“行屍走肉”。明明是人類,卻比機器人更加的死氣沉沉。不老不死的人造人“永恆之子”不斷的重複著人生,用同樣的動作點著同樣牌子的香煙;用同樣的習慣將讀完的報紙完美的摺起來;用同樣標準的動作將每一個保齡球都打出完美的全倒。“永恆之子”模仿著人類的生活,卻愈加沒有生氣。休閒完了,他們就開著飛機上天空互相殘殺,然後等著自己的位置被下一個永恆之子取代。一些永恆之子起而反抗命運,但是半吊子的嘗試是什麼也無法改變的,最終他們也無法成為真正的“人類”,也無法突破命運和“Teacher”的枷鎖。

當然,即使真的擺脫了命運,也什麼都不會改變。故事中人生父母養的普通“人類”,也不是真正的活著:呆坐在酒館門前的老漢、露出虛假慈悲心的婦人、麻木的望著戰爭遊戲報導的顧客、以及呆滯的望著電腦熒幕的觀眾——我。結果“人類”和“永恆之子”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機械,都是行屍。

沒有靈魂,沒有生活的活著。

 尼瑪,這才是朋克啊。

July 02, 2014

無悔的追憶 —— 《對某飛行員的追憶》觀後感

一萬兩千公里的旅程、一段無法實現的戀情。


沒想到一萬兩千公里的旅程,那麼短暫。
沒想到那麼快就可以愛上一個人,卻那麼快就要分別。

兩個被血統、身世以及這個世界所束縛的人,明知道沒有結果也不顧一切的愛上對方,卻也因為知道不會有結果而沒有把愛說出來。到最後即使是欺騙自己也要笑著讓對方知道自己將會很幸福。

多麼無奈的鼓起勇氣。

動畫到最後保留了一個小小的開放式結局,也許在遼闊的天空裡,他們最終能找到自由的歸宿吧。


自從這部輕小說得獎之後我就一直有心想要讀一讀(本來就對空戰題材有興趣),不過以我這尿性果然只是想想而已,結果並沒有真的去跳坑。後來出了動畫版,人設和小說插畫出現了很大的差別,不過我倒沒放在心上。拖著拖著,最終還是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