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7, 2011

《火之国、风之国物语》读后感

(小说卷一封面)

其实这本小说我还没看完,因此把这篇文章称为“读后感”还真是不怎么恰当。但是一本小说能做到让我还没看完就迫不及待的写起读后感实在是不简单——若不是写得非常好,就是糟糕到我不吐不快的程度。《火之国、风之国物语》很幸运的是前者,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小说。

火之国、风之国物语 火の国、风の国物语

出版:富士见Fantasia文库
(目前似乎没有华文版代理的样子)

作者:师走透(師走トオル)
他的作品我就看过这本而已。从日文维基百科上的资料猜测,似乎参与过桌面RPG《Double Cross》和《Phantasy Star ZERO》的工作和/或设定,因此写起奇幻风格的小说自然是驾轻就熟。

封面/插画:光崎瑠衣
说实在没听过这位插画家...日本人的名字真难记。曾经担任PSP游戏《Blaze Union》的人设,笔下人物也多以日系奇幻风格为主。

用我自己的无责任分类的话,他笔下的人物为“日系西洋全身铠、阔刃单手剑”的风格(没人听得懂)。在日系奇幻风格的服饰中算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

卷数:12卷(未完)

书籍简介:
啊啊就是那种标准的日系奇幻小说的剧情啦~就是那种某某国家最近动荡不安、农民揭竿起义,英勇的年轻骑士率领军队奋勇抗战,然而却发现这不仅仅是一群乌合之众的暴乱,而是牵扯到其他国家或是远古邪神之类的阴谋~然后就兵荒马乱、兵戈四起了。

要写个不剧透的简介还真的只能弄成上面那个样子,老实说只看完第一卷的四分之三的我实在无法做一个更仔细的简介了。虽然上面的简介大部分是我胡扯出来的,但我猜八九不离十了。

读后感:
这一阵子总觉得轻小说有越来越废萌化的趋势,大感失望之余也逐渐和轻小说保持起距离来了。然而我又觉得把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爱好就这么舍弃有点不值,再加上我一向对奇幻小说很有兴趣却不得其门而入(英文的奇幻小说太难懂了,华文翻译的又寥寥无几),因此就抱着试一试也好的心态读起了奇幻风格的轻小说。

很遗憾的是,大部分我找到的奇幻轻小说不是某某中二主角穿越去什么RPG世界,就是大浩劫后人类的文明倒退到中世纪水准之类的被用到烂掉的设定。在感叹《罗德岛战记》之外无好书之际却让我找到了令我眼前一亮这本小说。

连水野良(罗德岛战记的作者)也绝赞推荐的小说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我在阅读这本小说时却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是在之后搜寻这本小说的资料时才得知的)。然而乍看之下也是套用常见的奇幻设定:一个架空世界;三四个国家;人类和妖精和矮人和妖怪以及各种神明恶魔,光是从设定上看来并没有什么大放异彩的地方。人物虽然性格鲜明但在一卷的篇幅内实在难以断言作者能将人物丰富到什么程度。剧情方面目前则是处于迷雾未开的状态。

若光看上面一段的形容,《火之国、风之国物语》也就是一本随处可见的奇幻轻小说罢了。那究竟是什么要素让它在众多同类作品中鹤立鸡群呢?答案就是“政治体系”。中世纪最普遍的政治体系——封建制度,是许多人上世界历史课时都有读到的。国王贵族骑士商人农奴的身份职责,光是从历史课本里面照本宣科的念就足以让人理解。然而理解不代表了解——要了解并描写一个封建制度下的社会是怎么运作的就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再加上君臣关系、贵族和平民的关系、价值观和道德观等问题...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难如登天的艰巨挑战。

而且作者必须以一个日本人的身份跨越文化鸿沟去了解西方的中世纪文化和制度。

这鸿沟有多大?我在前阵子看了波兰电影《火与剑》之后才稍微有了那么一点点认识。举个例子:中国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句话完全不适合套用在封建制度下的国家。在封建制度下,“国王要贵族死,贵族鸟你都傻”,搞不好来个还起兵造反,而且所有的其他贵族都会选择站到他那一边。

正因为跨越鸿沟的困难,许多奇幻小说都选择对这方面避重就轻:尽管国王骑士贵族在奇幻小说中随处可见,但他们不是像个NPC一般只懂得给Quest,就是像只吃的满肚肠肥的猪那样的不理朝政,再不然就是出场没几页就被奸人给谋害了。稍微比较资深的作家就把一些贤明的国王骑士写成常年征战在外,非要描写政治时也尽量都写国家与国家之间毫无规则,机关算尽的斗智。即使佳作如《罗德岛战记》,对治国内政、君臣关系的着墨也是非常的少。

人人都避开不写的东西,这本小说偏偏就写了——不仅写了,还写得相当到位合理。就凭这一点,这本小说就值得一看。

July 24, 2011

Rare Sight 6: 所谓的面子书世代...

(在大学的厕所用手机拍摄的,所以别要求DSLR的水平啦!另外谁会拿DSLR去厕所的啊!?)

厕所的门内侧其实是个涂鸦创意和幽默的好地方。所谓的面子书世代,就是要在不该幽默的地方幽默!(并且加上2 people like this)

July 16, 2011

Machinarium - 荒废的浪漫



当初引起我对这个游戏的兴趣的,是Machinarium精致无比的画面。在游戏市场上尽是打着新锐3D画面招牌的商业大制作,不然就是Zynga的无脑无爱无良心的三无Facebook游戏的时候,一间寂寂无名的小公司却用心一笔一笔的描绘出Machinarium的整个世界,成为了烦躁浮夸的电玩界中的一股清流。

Machinarium(机械迷城)是一个由捷克的Amanita Design所开发的解谜冒险游戏。在游戏中,玩家操纵可爱的机器人Josef,为了救出他的女朋友而向各种谜题困难发起挑战。

我想第一眼就喜欢上Josef的玩家应该不少吧。看着Josef那呆头呆脑的动作以及随着玩家的滑鼠变高变矮,还会对玩家猛摇头或者偶尔做做白日梦,实在叫人不喜欢他都难。操作着Josef笨拙但努力不懈的解决谜题,一边帮助周遭遇到困难的(机器)人,让人慢慢的也会爱上这座城市,以及城中的居民们。

然而,这么一个可爱的游戏,配乐却是Tomas Dvorak那种,带有淡淡的悲伤和压抑的怀旧氛围呢(详见我的部落格音乐)。剥开这像是水彩画一般的可爱画面,隐约在游戏背后的却正是这些音乐想要衬托的,飘渺虚无的荒废。

挺立在荒野的的一座孤城,天空是茶色的,天上的云是燃油机排出的黑烟。诺大一座机械迷城,里面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机器人居民,甚至连猫鼠飞鸟都是机器的,然而整座城市却给人一种空城的感觉:残破的建筑物、锈迹斑斑的齿轮、长满了苔藓和藤蔓的墙壁、被污染的水、昏暗的街道、被废弃的温室花园。城内的机器人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修理着还能修理的机械。若是修不好了,若是再也没有替换零件了,就当作废品丢弃到城外。

但是,人呢?人类呢?

没有人类的世界,失去了存在意义的机器人们,模仿起他们以前的主人的生活。人类会那么做的理由和目的不重要,模仿本身就是目的。对机器人而言毫无用处的水管和水池也被放任着持续运作着,而负责修理水管的扳手机器人却开始模仿起人类听起了收音机。我不知道机器人有没有思想,有没有自我意识,但是生活中突然少了人类的空虚感,他们也感受得到的吧。

一点点也好,只是模仿也好,即使行为本身毫无意义,但是至少能够恢复一点点往日的生活的回忆。

不也挺浪漫的吗?


相关链接

July 05, 2011

一个人的生日


(图片来自网络) 

七月四日的生日,在咖啡而带来的失眠、开学带来的疲惫以及星期一症候群带来的糟糕心情中度过了。

还是一如往常的安静的生日,这是我第几次单独过生日了呢。


第一次单独的度过生日是我刚进入大学就读的那一天。那天我花了一整天进行繁文缛节的宿舍申请,被操得死去活来之后回到了UNIMAS的男宿舍。那时是半夜,双层床上层的马来室友(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已经好梦正酐,而我半坐在黑暗中望着窗外。

只有哥哥在深夜短信我,用英文说了生日快乐。

从此我就将生日和寂寞划上了等号。


生日的那一天我登入了时常登入的面子书帐号,写下了“要一个妹子当女朋友”的生日愿望。网络真是一个好东西啊,它让我可以用搞笑的语句,掩饰我的落寞。

生日的那一天我登入了不常登入的面子书帐号,看见一向冷清的留言版上多出了几十个生日祝福。面子书真是一个好东西啊,要是少了它,还有多少人能够记得我的生日呢。

七月四日的生日,我对着面子书上的祝福语一个接一个的按着like,望着的却是那一年,同样的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