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7, 2015

四天

居鑾文創節回來,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整天的心情都是歡快的,不過就在一天將要結束的時候,發生了一點令人極度不愉快的小插曲。

在走路回家的途中,親眼見到有人遺棄小貓。

兩個人將小貓帶到草地上,放些貓糧吸引小貓的注意力,然後登車頭也不回的走了。

事後想想真的會怒火中燒,不過當時的我只想著到底該怎麼辦。我已經猶豫硬心夠多次了,這種事情不能容許再度發生。

Never Again。

(過了幾天後再度反思,我當時的處理方式實在是一點都不冷靜,簡直爛透了)


第一天的夜裡
小貓是只白色的三色貓,比我當初見到小杯子的時候還要大一些。它被教育得很好,也不怕生。雖然剛見到我的時候想要逃開,但是馬上就看出來我沒有惡意。小貓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被遺棄的現實,在草地上亂跑,並且歡快的在樹上和我的球鞋上磨爪子。

因為去居鑾文創節到處拍照和上網,把智能手機的電池耗得一滴不剩了。用備用的 Nokia (可見非常時期還是芬蘭產品可靠)嘗試聯絡了幾個朋友,理所當然的沒有人可以領養這只小貓。我身為出來打工的租戶自然也沒有養貓的立場,但也不能就把小貓丟在路邊的草地上不管。萬一小貓傻傻的跑到馬路上被車輾死怎麼辦?

我左思右想,最後還是把小貓 “偷渡” 到我住的公寓裡面。帶到我居住的屋子內是不可能的了,因此我就把小貓留在公寓的遊樂場內。

(無可否認當時我還是帶著僥倖心理的,覺得要是被小孩發現了,被帶回去收養的可能性會比較高)


第二天
小貓並沒有留在遊樂場內。我在上班前到公寓周圍轉轉,結果在組屋底樓的樓梯角發現了它。小貓看見我就喵了一下,但是我什麼聲音都沒聽見。昨晚它大概已經把喉嚨叫啞了吧。小貓的目光呆滯,大概它已經了解到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吧。雖然如此,每當有人經過它還是會主動靠近那個人,然後被無情的趕跑。


有個不知名的好心人為它準備了一些貓糧,不過看來並沒有收養的意思。

我前去上班後聯絡了在新山的動物收容所 - 希望護生園。雖然他們一開始表示已經陷入嚴重人手不足的情況,但是在和百萬鎮的義工討論過後還是決定要收容這只小貓。我和義工聯絡了好幾次,不過不是他抽不出時間就是我抽不出時間。等到我放工趕回公寓時......

小貓不見了。

心裡馬上被懊悔和挫折感充滿,不過再怎麼反省都已經沒有用了。這件事情完全被我搞砸了。


第三天
上班前和下班後我都在小貓最後出現的地點徘徊,不過始終都沒有找到小貓。不論我心裡多麼願意相信小貓被好心人帶回家收留了,我也了解到這種好事是絕無可能發生的。


第四天
抱著已經放棄的心態繼續在同樣的地點徘徊。讚美上帝,居然被我找到了!

小貓大概是跟著什麼人跑到了一樓去,然後又被趕下來,於是就靜靜的坐在不阻礙人通行的樓梯欄杆下面。昨天我四處找它的時候,它大概也是一直靜靜的坐在高處,也不叫,也不動。我一直都沒有發現它。

我抓起它的時候,它只是靜靜的,無力的用鼻頭親了親我的手指。

(我再度聯絡希望護生園的義工,幾經波折,終於把小貓交到了他們的手上。後來跟進消息的時候得知小貓被抓去打了預防針。希望它在收容所過得好好的,也能盡快找到一個安居的家。)

August 11, 2015

小小的浪跡 - 山城的尋風之旅

居鑾很遠。風,很近。 —— 題記


雖然只是個一時興起,但我很慶幸我還擁有這種一時興起的衝勁。

來到百萬鎮三個月,在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的情況下不論去什麼地方都是遙遠。看似從東馬踏了出來,實際上是被關了進去。不過人嘛總要隨遇而安,想想這樣也不錯,到哪兒都是遠,到哪兒都是旅程。


山城再起風,今年是第二屆。在這之前完全沒有聽說過這個小小的文創節(這回也是透過面子書友得知的),看來已經漸漸打響知名度。我看見他們的海報很細緻,很有心意,覺得“想去”,所以就去了。事出突然,實際上一丁點準備功課都沒有做。不知道会让我遇见什么,也不知道要做怎樣的心理準備。實際上我連居鑾在什麼地方、怎麼過去都一無所知。


紅色的自動門

第一次乘搭KTM,原来火车比我想象中的慢。有幸或不幸的被安排在第一排位子,发现车厢的紅色自动门出乎意料的令人懊恼。许多人找不到按钮在哪儿就索性将门硬拉开来,害我好多次都要替别人开门。

抵达居銮花了看完一整部 《Big Hero 6》的时间。


居鑾 Kluang,原意指 Keluang (蝙蝠),和我的家鄉民丹莪 Bintangor ,原意指 Binatang (禽獸)相映成趣。這裡是一座不大不小的鎮子,大廈林立在擁有濃厚的滄桑感的小店鋪當中,充滿了歷史的厚重感。“山城再起風” 是在我從火車站徒步就可以抵達的地點舉行,倒也省下了我搭德士的錢。


兩排店屋,一個印度警察

居鑾文創節小而細緻,並不是我所預想的“大壞狼”式書市那樣鬧哄哄的節慶。雖然極小,但是手工藝術、小眾書籍、音樂、攝影展和各種講座具備,色聲味俱全。而且“小眾即是大眾”嘛。雖然不曉得是否刻意為之,但是安置在古老店屋樓上的攝影展,以及樓下的膠片音樂,擁有一種令人(我這種粗人)難以形容的韻味,令我印象極深、極好。



The Road Not Taken
事後得知 On The Road Cafe 的起司蛋糕非常有名,不過我這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外地來的外地人,走進咖啡館卻點了......巧克力蛋糕。唔,The cake not eaten,也算是應了這首詩的景。咖啡館內稍微嘈雜(畢竟是文創節),能馬上找到座位也許是我特別幸運吧。


突然興起了想問問老闆娘背後有什麼故事的念頭,不過我不是藤井樹。


穿著漢服的剪紙藝術家
阿涵非常的有個性。

(照片來自阿涵剪紙)
雖然他穿著最傳統的衣著,雖然他做著幾近失傳的古老手藝,但是他卻是個非常有個性而且叛逆的人。阿涵的手藝高超,不過更讓我欣賞的是他對生活的熱忱。雖然我不準備往手工藝品的方向發展,但是他的生活態度必定能對我有所助益。


最大的斬獲是溫暖
也許我是居鑾文創節最格格不入的访客吧。我既不是什麼文青,口音也和當地人不同,又在大熱天穿著風衣(說不定還帶著一臉疲色)。不過在參與文創節的期間也受到了志工們很多幫助(主要是問路和詢問詳情之類的),還讓我在志工帳篷吹風納涼。要說微不足道,確實還挺微不足道的。不過對於孤身一人出外的我而言,一點點的善意的微風,也就足夠了。


要回去的時候又找人問了路,負責草根書室書攤的志工熱心的為我畫了一張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