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7, 2009

Rare Sight 3


赛巴巴中心?赛什么巴巴?巴巴要怎么拿来比赛?

看中文名看得我一头雾水,再看看英文名∶SAI BABA CENTRE。翻译出来就是......赛巴巴中心orz。

后来偶尔经过看见里面似乎有印度人在打坐,而且墙壁上还挂着什么圣人或是神明的肖像,我才了解这原来是宗教场所。

上网Google一下,原来赛巴巴是一个1930年才兴起的新兴宗教——基本上和天道教以及法轮功一样,都是一堆宗教的大杂烩。基本上这个宗教的风评不太好,常常有性虐待、杀人事件、政治风波和募捐丑闻等不好的传闻。另外在印度本土的信徒已经变成狂信者了,胆敢批评这个宗教的人将面临生命危险。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际警察都在关注这个宗教。

教宗赛巴巴自称是什么神的化身,今年82岁,还活蹦乱跳着呢。上网稍微Google一下,你就可以很轻易的找到他的肖像,和他的招牌Afro头......虽然时常表演一些“神迹”,不过BBC有拍过揭穿他骗人把戏的纪录片。


× × × × × × × × × × × × × × × ×

找完资料后我的感想是“马来西亚还真是个和平的国家啊”......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崩出来的不明宗教,竟然在走几步就会到达的地方就有一个。

× × × × × × × × × × × × × × × ×

话又说回来,我们基督教卫理宗的“卫理中心”,给那些不明所以的人来说,是不是也像“赛巴巴中心”那么怪异呢?


2011年附注:
自称活佛真神的塞巴巴终于也寿终正寝了,享年八十四岁。

March 15, 2009

角落的童话外篇 - 灰姑娘



在秦汉二朝之前有一个吴姓洞主娶了两位妻子,其中一位妻子早死,留下一名女儿,她的名字是叶限。叶限聪明伶俐,擅长淘金,深得父亲的喜爱;但在父亲死后,叶限受到后母的虐待,后母经常叫她到危险的地方伐木或到深水的井打水。一天,叶限得到一尾两寸长、金色眼睛的金鱼,便拿回家里饲养,金鱼一天一天的长大,只得把它放到池里饲养。而只有叶限每次走到池边的时候,金鱼才会浮上水面伸出头来。

叶限的后母骗了叶限的衣服后,穿上它走到池边,然后杀死金鱼,更把它烧来吃。叶限发现金鱼不在池里,放声大哭。忽然,天上神仙降临,安慰叶限,并要她把鱼骨堀起,藏于家中;那么,向它祈祷的愿望都能实现。于是,叶限得到不少金银珠宝、华衣美食。

到了某个节日,后母参与盛会,她吩咐叶限在家守着果树。叶限待后母远去后,亦悄悄跟上,还穿上翠绿色的纱纺上衣和一双金鞋子。后母所生的女儿认出叶限,后母看见叶限后亦起疑心;叶限害怕给她们发现,便匆匆回家,途中遗留了其中一只金鞋子,由其他洞人所得到。后母回家后,发现她抱树而睡,才没有追究。

洞穴附近有一个名为“陀汗”的强大岛国,一名洞人把金鞋子带到陀汗国售卖,国王得到金鞋子后,命令左右试穿,然而却没有人合穿。于是国王命令全国的妇人试穿那只鞋子,发现她们全都不是那只鞋子的主子。那只金鞋子轻如羽毛,穿上它踏在石上也不会发出声音。陀汗王认为洞人是抢回来的,便把他禁锢起来,但对他拷打后也不知道金鞋子的来历。

国王把金鞋子弃在路旁,并到处派人到人们的家里搜查,如果搜出另一只金鞋子,就将家里的人捉拿,结果,陀汗王在室内找到叶限,并发现她能够穿上金鞋子,人们都相信她就是金鞋子的主人。由于叶限的一身打扮和举止都美若天仙,国王便娶她为妻,然后与叶限带着鱼骨一同回国。而叶限的后母及姊姊则被飞石击中而死,洞人为了哀悼她们,就把她们埋在石坑里,并命名为“懊女冢”。以后的人更会在冢前进行祭祀,而该处亦成了求女的地方。

陀汗王回国后,将叶限册封为王后。回国后的第一年,陀汗王非常贪心,常常向鱼骨祈求财宝,虽然都如愿以偿,但到了第二年就就不灵光了。国王把鱼骨葬于海岸,以珍珠遮掩著,并以金银围着葬穴。后来,陀汗王出征讨伐作乱的士兵时,打算将那些金银珠宝都用作军饷,但在一天的晚上,那些金银珠宝都被海浪冲走了。

× × × × × × × × × × × × × × × ×

这个故事不是我写的,我只是直接从中文维基百科上面剪贴下来而已。有看今天(2009年3月15日)的《星洲广场》的朋友也能够从中找到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即使是在《灰姑娘》的原典中也属于比较早期版本。早在如今世界通行的《灰姑娘》的作者夏尔.佩罗和格林兄弟出生的800多年前,中国就已经流传着这个故事了。然而当玻璃鞋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女孩的梦想的时候,这个故事,却只有在进行学术研究时,才会被人提起。

这样的故事,可不可以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角落的童话”呢?

(图片以及故事来自维基百科

March 13, 2009

CLANNAD ~AFTER STORY~ 完结纪念


长长的坡道的旅程终于走完了。可是即使故事完结了,那希望,梦想,还有爱,却永不结束。

看完最终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哭出来。可是在打着这一篇文章时,重新回想故事剧情时,我的眼睛却不禁湿嫩了。

四十四话的故事,接近一年份的长度。可是CLANNAD要说的故事,却非常简单。



一个父亲,一个母亲,和一个女儿的故事。



(幻想世界的少女——小镇的思念,其实就是小汐。)


(图片来自网络)

Rare Sight 2

三月开始我就过着很颓废的生活。整天泡在网上却完全没碰部落格。总觉得斗志还是热诚之类的,都好像用光了。真提不起劲儿啊......算了。

下面的摩托车是我用手机拍下来的。很少见吧?
(这张可能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

(从这个角度就清楚多了——四轮摩托车。)


(而且还是真正字面上的“手动排档”。)

其实应该把车牌号码打码的......不过因为很懒惰所以就打消念头了。目前我的网络能够上传图画就已经很幸运了,不可能传好后发现还没有打码就删除掉~

啊啊啊我果然很颓废......

× × × × × × × × × × × × × × × ×



笑之前看清楚吧,这是残障人士用车。在很大的大城市或很小的乡区大概都找不到这种东西吧。不过在不大也不小的古晋,这种交通工具却很常见。

实在没有什么心情,接下来的几次更新大概都只是贴图吧...如果有更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