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01, 2013

我的第一個大冒險 - 末世廢墟的《異塵餘生2》

Uh-huh, Uh-Uh - 遊戲內無厘頭台詞,後來逐漸成為我的口頭彈。

這傢伙我一直以為是遊戲主角或是大壞蛋之類的,沒想到就一敵人雜兵路人甲

我接觸“角色扮演”這類型的遊戲正好是九十年代。當時正是中國和台灣單機遊戲的黃金時期,隨手可得,十塊錢一片的盜版碟(當時還沒有“山寨”這名詞兒),裡面就有上百種遊戲選擇。在這樣的環境下,我接觸到的幾乎全都是東方風格的遊戲,這裡面也包括了各種日式或中台武俠的RPG。

第一次接觸到的西方RPG就是這款《異塵餘生2》(Fallout 2 ,大陸譯名叫《輻射2》,但我還是覺得台版譯名比較有味道),而且還只是從朋友手上借來的《軟體世界》電腦遊戲雜誌上面刊登的攻略而已。還記得當時雜誌上介紹說這款遊戲的畫面和音樂偏灰暗,可能不會讓人喜歡得起來,但是我一眼就對《異塵餘生2》那種斜角畫面和獨特的色感產生了好感。當然,更讓我感興趣的是遊戲標榜的“自由度”。一個任務可以用多種方式去完成?任務搞砸了也不會馬上 Game Over?可以不接任務到處亂跑?這一切都是玩慣了東方RPG (即所謂的“日式RPG”)那種一章一節全都要跟著劇本跑的我未曾接觸過,甚至無法想像的。

說起來這款遊戲也是帶領我認識“動力盔甲”這個科幻概念的作品

真正玩上了這款遊戲,正是我考SPM 那年—— 不用說,當時沉迷到不惜犧牲溫習時間也要偷偷的玩。我在核戰爭後的廢墟世界遊蕩,四處尋找有趣或怪誕或危險的事件發生,《異塵餘生2》是第一個讓我有“大冒險”的感覺的遊戲,這是我之前玩過那麼多不斷Railroading的日式RPG都不曾體會的激情。我猶記得經歷千辛萬苦從某個無名的農夫身上扒(還是搶)來游戲中第一把衝鋒槍的興奮感,儘管衝鋒槍不是什麼多強力的武器;我也記得在遊戲中第二個城鎮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參加兩個幫派約定的午夜械鬥。我可以選擇幫助其中一方;也可以自成一派,把兩邊都殺光;更可以選擇臨陣退縮不去了,結果被兩個幫派視為懦夫。

我也記得為了幫一個NPC找回丟失的金表,爬下茅廁把整個糞坑都炸飛的趣事,以及在曠野遇見神秘的鯨魚屍體的怪事(有看過《銀河系漫遊指南》的朋友應該能夠領會到這是在惡搞什麼)。每一個新奇的事件和任務都讓我想要探索更多,以致主線任務該干什麼都被我遺忘了。

遊戲獨特的廢墟風格可以讓文明科技和蠻荒原始並存而不顯突兀

《異塵餘生2》也是我所玩過的第一部無法直接操作隊伍中的伙伴的RPG 遊戲。遊戲中我始終只能操控自己的角色,對其他的伙伴卻只能下一些籠統的指示。夥伴們都根據自己的能力與個性行動,甚至會因為不認同主角的行事作風而分道揚鑣,甚至反目成仇。

西方的RPG 和日式RPG的一個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沒有一個角色鮮明的主角——主角的性別、能力、正邪、性格,都可以由玩家來決定。玩家真正的扮演遊戲的主角,這才是“角色扮演”的精髓所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 SPAM, NO JU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