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4, 2015

CHAPPiE 觀後感

2015 年的第一場電影,沒想到居然獻給了名不見經傳(?)的 《CHAPPiE》。

對大名鼎鼎的 《DISTRICT 9》 的龍蝦動力盔甲以及 《ELYSIUM》 裡的植入式外骨骼和手提地對天導彈(注意的方面好像有什麼問題!?)都有所耳聞,不過這兩部電影對我而言一直都是 —— 有機會一定要看,但其實一直都沒什麼機會 —— 的那種作品。《CHAPPiE》 還是我看過的這個導演(名字都不記得了,維基一下原來叫 Neill Blomkamp,絕對是個喜歡動力盔甲和近未來武器的傢伙)的第一部作品。

比起在電影院看見的好像槍戰片般的海報,我還是更喜歡這個版本。

SCIENCE FICTION
什麼是科幻?

許多人以為設定在擁有未來高科技的作品就是“科幻”。這當然不能怪他們,因為很多不嚴謹的小說、影視或動漫遊戲就是這麼標榜的。啊,不過那些都不是科幻作品。“科幻” 和 “一個有著科幻背景的故事” 的最大的區別,在於科幻有著探討的精神。“科技”本身就是科幻作品的中心,而科幻作品正是為了探討這個假像中的科技的可能性,以及對人類,對社會有什麼影響而存在。

從這個嚴格定義來看,《CHAPPiE》 毫無疑問是一部科幻作品。所探討的,除了完全仿生的人工智慧以外,還有“自我意識”這個課題。

保安做得很糟糕的保安軍火公司
首先我非得吐槽一下這個把保安工作弄得亂七八糟的公司不可。你會以為那種至關重要的 USB 鑰匙不會隨便讓一介員工隨便帶/偷回家的,甚至幾天都沒人發現,沒人過問 —— 就連可口可樂對自己的飲料配方的保密都比這個嚴密呢。後來主角之一的 Deon 甚至還趁亂把實驗槍械都偷走了,這保安實在也太過糟糕。

人和機械
作為一個科幻作品,《CHAPPiE》 探討的其中一個主題就是 A.I. - 人工智慧。當一個完美人工智能完全複製了人類的所有思考機能,甚至超越了人類,那麼它是一個生物,還是是一台機器?這個科幻題材本身並不是那麼新鮮,許多其他的科幻作品都有觸及。

較為新奇的其實是本作所探討的另一個主題——自我意識。當扮演壞人的 Hugh Jackman 敲著 Chappie 的頭告訴他裡面只有電線的時候,我不禁認為他所說的有可能是對的。我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 Chappie 是不是真的有自我意識,或只是以具有學習能力的人工智能做出活生生的人類一般的行為和反應,但仍然只是一連串由 1 和 0 組成的程序。不,不僅是 Chappie,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的父母、弟兄、朋友,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擁有自我意識,還是一具擁有高度智慧和記憶,卻沒有自我意識的軀體,也就是所謂的 “哲學殭屍 (Philosopical zombie)”。這就是所謂的 “意識的困難問題 (Hard problem of consciousness)”,想到這裡,我就對 Hugh Jackman 看見這台機器人後對著胸口猛劃十字的行為感同身受了。

到尾聲時 《CHAPPiE》 看上去似乎是以喜劇收場了 —— 我們都機器人主角 Chappie 用幾台筆電和 PS4 解開了將人腦上載的秘密,並且將受了重傷的 Deon 以及被開槍打死的 Yolandi 的意識都上傳到機器人上面去了,於是大家幸福快樂的活著(大概)。然而,在我看來這其實是一個手法高明的開放式結局 —— 人永遠也不可能知道其他人有沒有自我意識,因此我們也不可能知道 Chappie 解碼出來的東西究竟是不是自我意識。被上載到機器人身上的,究竟是 Deon 本人,還是一個擁有和 Deon 完全相同的記憶,本身也認為自己是 Deon 的另一個人

自我意識,若是 Yolandi 活著的時候還保持自我意識的話,那麼片尾的那個 USB 裡面,存載的究竟是什麼?

2 comments:

  1. 我就覺得這套電影要探討的話題太大了,導致在電影完全只是輕輕帶過。

    就如你說的,電影裏頭很多不合邏輯的漏洞。

    ReplyDelete
    Replies
    1. 确实啊,探讨的东西多,剧情却放得不够开。烂番茄上的评价也是很烂。

      Delete

NO SPAM, NO JUNK!